第五十八章 又见青铜匣(1 / 2)

秦证 举鼎的赢荡 2108 字 10小时前

棺椁内是一个颜色略微发黑的青铜棺。

表面可有飞鸟走兽,以及一些之前从未见过的奇特画面。

“奇怪,怎么老是感觉不对?”帝乙看着眼前的青铜棺材喃喃自语道。

“嗯?怎么感觉不对?”

“之前在河道中我便感到似乎有什么在召唤我,但是现在看见这口棺材,感觉又不是特别强烈了,好像是它又好像不是它。”

“既然这样,打开便知。”

白羽寒说罢便伸手抓住青铜古棺的棺盖,帝乙则从另外一端抓住。

两人同时使劲,可无论如何努力,棺盖却纹丝未动。

“么非还有什么机关不成?”

白羽寒挠了挠后脑勺,便招呼众人前来一起研究。

一刻钟过去了,看着众人脸上茫然的表情,白羽寒知道,大家都没什么发现。

“这破棺材,砸开它算了。”

乌思博鸣手中抱着一块石头,向着青铜棺盖砸去。

“不可。”白羽寒正准备拦住乌思博鸣,他真害怕这位大哥莽撞行事,给大家引来祸端。

他紧赶慢赶,还是晚了,乌思博鸣手中的石头已经砸在了棺盖的侧面。

“咚…”随着一声巨响,由于受到石头的猛烈撞击,青铜棺盖直接滑了出去。

众人尽皆傻眼,棺盖居然被撞开了。

“呵呵,你们这些庸才,搞了半天还得我出马才行。”

乌思博鸣得意的看向大家一眼后便迅速转过身去查看棺材中有何值钱的东西。

白羽寒摸着棺盖看了一眼,原来是生锈的缘故,导致棺盖与棺体粘在了一起。

要不是乌思博鸣,他们还真一时半会发现不了。

“将军,快来,这里有东西。”

蒙锋天的声音传进了白羽寒的耳朵中,他迅速起身,来到了青铜棺跟前。

“将军,你快看,这棺中躺了个女人,她……竟然…竟然。”蒙锋天口齿不清的说到。

“竟然什么?”白羽寒自行向着棺内望去。

白羽寒看到棺内的情况也是一时间未发一言。

只见棺中躺着应该是一女人,穿着崭新靓丽的衣服,光滑的芊芊细手置于腹上,托着一个青铜匣。

她的脸上带着面具,看不清容貌如何,不过据其他人推测,应该长的差不到哪里去。

“不是她,不是她。”帝乙站立在棺材旁,直勾勾的看着棺材内躺着的女人尸体。

“咦?大哥,你是在找你曾经的意中人吗?”

身后乌思博鸣的调侃,他并未当回事,只是他感觉棺材中躺着的人好像并不是之前召唤他的人。

白羽寒也并未太多理会帝乙那边的情绪变化。毕竟,感觉这种东西经常不太准。

不过他看这棺材中的女尸怀中所报的青铜匣倒是和之前在错温波湖底神殿中的青铜匣挺像的。

白羽寒犹豫了一阵,还是将女尸怀中的青铜匣取了出来。

果然,此青铜匣跟湖底神殿中的青铜匣几乎一模一样,只是上面的小按钮数量和位置发生了变化。

“这面具,好像是黄金的。”

乌思博鸣趴在棺材边,将注意打到了棺中女尸的黄金面具上。

“你们说,这女的长什么样?为啥她的身体看着像刚刚躺在这里面的一样。”

他一边说着,将手伸向了那女尸脸上的黄金面具。

“住手,快拦住他。”白羽寒大声喊道。

黄金面具乃是这棺材中女的的贴身之物。

他们本来闯入人家的安息之地就是不敬,现在再动了人家的贴身之物,更是大大的冒犯。

而且棺材中的女人手臂看着光滑异常,根本不像死去已久之人,诡异万分。

可是,他们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