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死因(1 / 4)

梅太太养成计 彦无不尽 4420 字 19小时前

76、死因

兰清若和陈妈一人搀着雷曼儿一条胳膊,她在雷刘氏的遗体前哭得全向僵硬气息恹恹。

公主特许兰清若陪着雷曼儿去看雷刘氏最后一眼,之后就要送往长渠县义庄,案子一日不破一日不得入土为安。

雷刘氏上半身净湿,头发散乱,额角血肉模糊,但神色还算安详,雷曼儿噗通一声跪下去,头抵在雷刘氏的怀里泣不成声。

“娘,你为什么你为什么呀?!如今只剩下我一个,我好害怕我好害怕。”

陈妈妈去拉雷曼儿,“好姑娘,你别这么说,这样说你让夫人如何安心地去,她不能安心地转世,就只能做个孤魂野鬼,你就说你会好好地,会好好地找个人嫁了,会好好地过一辈子。”

“娘,我好怕我好怕。”雷曼儿抓住雷刘氏的手贴在脸颊上。

“姑娘,”陈妈也涕泪纵横,“陈妈虽然糊涂不懂事,但会一直陪着你的,你不用怕呀。”

雷曼儿一边哭一边摇,雷刘氏的头突然歪了过去,脖颈处露出一抹紫红的手印,陈妈妈一愣,眼睛大瞪着,一副难以致信的模样。

尸体两头各站了一位玄衣男子,只是肩头的团绣未镶金钱,兰清若问,“这位大人,夫人脖子后的乌青是手印么?”

“是,”那人眼里未带一点情绪,“具体的要等县里的仵作来看。”

雷刘氏身体瘦弱脖子纤细,那枚手印几乎抵到下颚处,快将她的脖子抓在手里,可见杀手的手很大。

陈妈妈悄悄后退两步,手也下意识地拢在袖子里。

兰清若把雷曼儿带到一边坐下,妙闲,薛老太太一干人都默默地坐在一边。

公主一抬手,两名护卫将明月带进来,推搡着跪到地上;明月瑟缩着趴在地上,一脸冷汗。

公主厌烦地叹口气,“今儿这事大伙都知道了吧,雷刘氏死了,被人杀死的,崔大人说凶手十有八九是这个丫头,我没让他报官,就是想问问薛老夫人,这是薛家的丫头,你打算怎么处置她。”

薛老太太身体摇摇欲坠,她死咬着嘴角勉强支撑着,“一切但凭公主发落,若真是她作下的孽,就依国法处置,我绝不偏袒。

明月脸色死灰般颓败,哀哀地小声求道,“求公主明鉴,我绝没杀雷夫人,我敢对天发誓,我若杀了她,让我下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崔大人,”公主无奈地摆摆手,“你问给大伙听听,免得有人说我公主府轻贱性命。”

崔大人长揖一礼,“你里衣的纽扣是什么时候掉的。”另一个锦衣卫上前利落地掀起明月的马甲露出里面青粉的里衣,里衣是对襟圆领衬衫,一排琵琶蝴蝶扣,最下一颗的纽子脱落,半敞着。

明月嗫嚅着嘴唇,“我不知道,这衣裳是今早才换的,当时还好好的。”

那锦衣卫又摁住明月的头,抽出头上的簪子,把她的头发扒拉到两边,近旁的人能清晰地看见头顶一道血痕。

崔大人问,“这伤是怎么来的?”

“这是我适才去给老太太拿外褂,被石块绊倒,旁边的树枝在头皮上刮了一下,还流了不少的血,我怕老太太等急了,就没敢耽误,若不相信我可以带着你们去我摔倒的地方看看,我绝没说谎。”明月跪立起来,急切地分辨着。

崔大人对着公主拱拱手,又扫了眼其它人,“这位丫头身上掉下的纽扣就在雷刘氏的手里,想是撕打时拽落的,雷刘氏的指甲里也有些带血的皮肉,皮肉上还沾着毛发,依下官看正是这丫头头皮上的血肉。”

明月颓然倒在地上,摇着头,“不,不可能,怎么可能,”又倏地立起来,“雷夫人曾来花厅门口探问老太太和公主说完了话没有,说她有事要和老太太商量,我拦住她说,和老太太有什么事也得等离开这里再说,哪有在公主面前说其它事的,很